来源:钱江晚报
    据统计,杭州临安大山这一次困住了200多人,除部分下山外,当地公安、消防、救援队和乡镇、村庄组织的志愿者一共营救了185人!

这些被营救的人中有老人有小孩,主要来自江苏常州、江阴和无锡。他们的预定计划是在7月2日下午2点40分集合并于3点半返回。只是没想到,他们在上山观景后就迷失了方向。

临安当地第一时间行动,於潜镇、天目山镇启动紧急救援命令,一场由100多人组成的救援团队快速向大山进发。

点击看相关新闻:数十名驴友集体迷路临安蝴蝶谷

傍晚时分响起的报警电话:

有人迷路被困蝴蝶谷

但具体多少人方位都不清楚

第一个报警电话响起在7月2日傍晚6点33分:杭州临安市公安局於潜派出所接道群众报警称,有一批“驴友”在於潜镇杨洪村蝴蝶谷的山上迷路被困……

手机信号并不好,还没有听清对方的具体诉求,电话就断了。接线员第一时间上报,并多次回拨却无法接通。

於潜派出所副所长柴世杰说当时的情况并不清楚,只知道几个关键词:蝴蝶谷、驴友、迷路被困。“具体多少人?具体什么位置?有没有老人小孩?有没有人员受伤?”无数个问号,但没有答案。

蝴蝶谷在临安於潜镇杨洪村,山谷左侧是天目山老庵峰,正中央便是江南出名的七尖之一的龙王山,海拔近1500米。峡谷得名于山谷中翻飞的彩蝶。该峡谷深数十里,宽十余米,最高处的山峰与谷地相距近千米,地势险要,山路崎岖,岔路较多,如没有专业人士带路和引导非常容易发生意外。

柴世杰组织的30余名警力携带搜救绳、电筒、卫星电话等救援装备在三分钟内集结完毕并出发。他再一次向上级汇报也多次联系杨洪村村干部——他希望能得到熟悉地形的当地村民协助。

当晚7点左右,於潜镇、天目山镇、天目山管理局等接到公安指挥中心的紧急警情后,更大的救援力量在集结。

“有多个报警人,但描述的情况并不一致。”设立在杨洪村的临时救援指挥中心相关负责人说,因为手机信号十分微弱,了解到的情况并不完全准确,一会儿说迷路被困有30多人,一会儿是百来人,一会儿又说只有四五十人。

情况越不明朗,救援的难度就越大。三个关键问题摆在指挥中心面前:有没有人员受伤?到底有多少人?大概方位?

“这些人应当是通过网络自发组织的旅游团,大部分团队来自江苏,团队和团队之间并无联系。”指挥中心相关负责人说,经过多渠道调查,当天在蝴蝶谷游玩的外地大巴车有10余辆,总人数约600人,而结队上山的游客可能超过200人!这些人绝大部分都没有下山!

连夜救援:

晚9点找到第一批游客

半夜12点找到更多的100多人

每一个参与救援的人紧张起来:这么多人,雨天黑夜,没有具体定位,这么办?

“广撒网”成了唯一的可行方式——救援队伍被分成了多组向着各自的目标地点进发。

天目山镇的指挥中心设立在武山村,救援人员通过电脑定位具体位置缩小搜索半径,张斌、洪元森、余良友、刘小明4名党员主动请缨上山摸情况。

山势险峻,道路泥泞,还下起了大雨……时间过去一分钟就多一分危险。

“偶尔能接通电话,但迷路者说不清自己的位置,也无法提供有价值的参照物信息。”参与救援的民警说,最关键的信息出现在夜间约8点——有游客成功将微信定位发送给了公安——当晚约9点,第一批12名迷路被困人员在梅山坞小山坳被发现。

喜来忧在,领队告诉民警,更深的大山里可能还有100多人!

来不及停下脚步,民警先安排人员先护送这12人下山,然后和陆续赶到的临安市户外救援队、北斗救援队,狮子联合会继续进山。

又是2个多小时的电闪雷鸣,午夜近12点,救援力量在天目山麓金坪湾山顶上发现140多个或坐或靠或躺的游客——此处步行至距离指挥中心约需7小时。这些游客的身体状况尚可,除了惊吓过度、脱水、体力不支和局部擦伤外,没有发生更严重的意外。

获救游客回忆:

折两根树枝挡雨边走边哭

烧救生衣发求救信号

获救游客被分批组织下山,随着救援的持续推进,事情经过也慢慢清晰起来。

经过调查,此次救援力量共解救迷路被困游客185名,来自不同的4个团队,其中年龄最大的超过60岁,最小的只有11岁,大多来自江苏常州、江阴等地。他们各自通过“驴友”微信群、QQ群相互邀约后,自发组成团队,除常州团队有三个领队外,其余均为自发组织无领队。他们中的大部分人于7月2日上午10点30分左右到达并进入蝴蝶谷溯溪,后来在爬山过程中迷路。

钱报记者联系到了常州团的组织成员,该负责人说他们通过一个叫“有缘相聚”的QQ群自发报名组织,平摊费用大概是两三百一人,6月28日左右报名的,7月2日成行,总人数是130人。他们原定计划是当天到达后在蝴蝶谷游玩,在当地中饭,下午2点40分集合,预计3点半左右返回江苏。“当时有人觉得不过瘾要求进山,于是我们请了当地村民做向导,没人想到会发生迷路的事情。”

一位获救的王姓女士说,当天上午,大家顺着蝴蝶谷溯溪一直往上爬,人很多队伍很长,爬了一会儿后部分妇女和小孩因为体力不支要求休息,而大部分年轻人选择跟着向导继续往上爬。“路越长、山越高,队伍就被‘切分’得越多。跟向导在一起的人走出去了,我们却因为岔路太多迷路了。”她说确定迷路时是下午6点半左右,天已经黑了。“不时有人喊叫着从山上下来或者从山下上来,他们和我们一样都迷路了。”她说为了能给救援人员发信号,他们把救生衣脱下来堆放在一起烧,火很大、烟很浓。

因为他们对户外特别是穿行没有经验,大部分人都没带食物和照明设施,饥渴、体力不支、惊恐连续来袭。“我折了两根树枝挡雨,边走边哭,脚上、手上都是吸血蚂蝗……”一位来自江苏江阴的游客说,她几乎绝望了。警察来接他们的时候,她一屁股坐下就再也走不动了。

钱报记者了解到,当天共有江苏、上海、杭州等地共247余人自发组团从於潜镇杨洪村蝴蝶谷上山,只有62人自行下山,而185人被困在了於潜与天目山镇交界的丛山中。

经过救援,被困人员在7月3日上午7点10分全部被营救下山,部分游客出现脱水、脚酸、擦伤等情况,总体情绪稳定。